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龙口公安伸手已执行标的物,被疑非法“创收”
2018-09-17 14:41:48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作者: 浏览:58 评论:0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2018年初,黑龙江省天翼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翼公司)与烟台优美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美公司)历时近五年的合同纠纷案尘埃落定进入执行环节之时,山东省龙口市公安局(以下简称龙口公安)突然于2018年2月14日以天翼公司董事长盖晓洁诈骗为由立案,并于3月12日快速向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款专户下达《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使案情发生了急剧反转。
龙口公安把高院和最高院生效判决的执行款说成是诈骗款,并将资金给冻结,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接到此爆料,记者深感震惊,决定一探天翼公司董事长盖晓洁真的“诈骗”,还是经济纠纷中执行款400万美金太过“诱人”?

疑惑:执行标的物后成犯罪嫌疑人?    

记者调查发现,盖晓洁的天翼公司和刘立贵的优美公司曾是贸易合作关系。天翼公司在优美公司购买干鱼类海产品出口俄罗斯销售。2013年4月至2013年7月末,天翼公司委托俄罗斯巴里福德公司汇到优美公司11笔款,约合127万美元(工厂销售出口货物要美元不要人民币以便核销退税收益)。另外,天翼公司委托盖晓洁支付给优美公司约163万人民币。然而,优美公司只给不到三个货柜货物(大约40万美金多一点)后,以原料不足、价格上涨为由不再发货,却将货物都发给邵建国为法人代表的俄罗斯费事格利特公司(000 фишгрейт),以达到“一女二嫁”获取暴利的“效果”。
  
2016年8月天翼公司向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把优美公司列为第一被告,邵建国列为第二被告。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黑10民初111号及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黑民终538号,法院通过多次开庭审理最后支持天翼公司诉讼主张,判决优美公司应该返还85万美元及163万人民币。2018年1月初,天翼公司与优美公司达成了和解协议:优美公司同意1月7日起支付第一笔款200万元人民币,余款每月还200万元,至2018年7月20日履行完毕。
 
当事人盖晓洁告诉记者,2018年1月份开始,龙口市石良派出所副所长赵衍桐多次以龙口市公安局的名义,去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找执行局局长王菲沟通,希望把天翼公司执行款冻结,理由是盖晓洁涉嫌诈骗,并说要“零口供”判刑。牡丹江法院要求赵衍桐出示立案通知书及冻结函。于是,赵衍桐就让优美公司法人代表刘立贵于2018年2月6日拿着111号及538号判决书报案。
 
盖晓洁向记者陈述:“优美公司法人代表刘立贵编造虚假谎言,诬告陷害我伪造汇款协议书诈骗其工厂钱财。赵衍桐在没有任何有效证据及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于2018年2月14日帮助刘立贵立假案说我诈骗。龙口市公安局立案决定书是龙公(石)立字(2018)219号。紧接着,赵衍桐在3月12号带着龙口市公安局《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龙公(石)冻财字(2018)13号法律文书冻结牡丹江法院天翼公司的执行回款。2018年3月12日,赵衍桐和刘立贵又将绥芬河市天达经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盖晓洁)及龙口大洋食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立贵)的另一合同纠纷案件执行完毕的经济纠纷也立案,立案号是龙公(石)立字346号,于3月15日冻结绥芬河市天达经贸有限公司及黑龙江省天翼贸易有限公司及盖晓洁个人银行账号的资金。龙口公安这样没有底线地插手经济纠纷,让我们老百姓胆寒,也让中国法律蒙羞啊!”
 
记者了解到,盖晓洁和刘立贵负责的公司历经五年的跨国民事经济纠纷,由于龙口公安警察赵衍桐插手,遂升级为两起刑事案件。2015年,刘立贵为了赖账已报案一起借贷纠纷案,涉案金额257万美元,至今龙口石良派出所没有撤案,三起民事纠纷涉案金额400万美金。
 
让记者不解的是,盖晓洁和刘立贵几年来历次诉讼中,刘立贵为什么不说盖晓洁提供的有关证据有伪造嫌疑,要求鉴定的呢?反而要求和解?在记者接触的材料中,刘立贵跟盖晓洁几年的诉讼中,不管是仲裁还是判决,最后都要求和解,岂不怪哉?
 
当事人盖晓洁流着泪说:“龙口公安采用诱供、骗供,做虚假笔录的形式,诬陷我犯罪。他们都敢做到虚假笔录和证人说的完全不相符。现在纪委已介入调查违法办案的副所长赵衍桐,但此案并没有因为赵衍桐被查而刹车。刘立贵的铁后台,烟台公安局长聂作坤已经被抓,聂作坤的马仔赵衍桐也被审查,可龙口公安局并没有给撤案,还不是疯狂瞄准我400万美金嘛。由于我已经加入俄罗斯国籍,他们认为是个好机会,所以干脆通缉我,不让我回国,这样那400万美金不马上流入他们的口袋了嘛。我非常荣幸,从8月10号开始已经升级为A级了。”
 
难道经济纠纷“操作”成刑事案件,真的成了龙口公安个别干警“创收”的渠道了?

纳闷:龙口公安到底在扮演什么角色?

当事人盖晓洁诘问道:“刘立贵报案诬告陷害我伪造汇款协议书诈骗其公司钱财,赵衍桐在查案过程中应该核对盖晓洁是否伪造汇款协议书,难道公安机关几个月下来,还没有查出汇款协议书是真是假吗?在没有确凿证据情况下,龙口公安凭什么查封天翼公司在牡丹江法院的执行回款和冻结天翼公司和天达公司及我的个人账号资金?我多次向龙口市公安局出示证据证明我没有伪造汇款协议书。并且再三解释,国际公司之间的买卖关系必须依据合同,银行才给汇款美元,怎么就没有勇气去问一问法律专家或者发函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呢?是不想问,还是不敢问?”
 
盖晓洁说,赵衍桐在查案过程中做虚假笔录,虚假证言,以办案为名侦查的却是天翼公司、天达公司、俄罗斯巴里福德公司、俄罗斯阔尔捏尔公司、俄罗斯斯达尔特公司、俄罗斯法吉姆公司、俄罗斯阿卡特公司、俄罗斯福列卡特公司、俄罗斯菲事格利特公司的经营状况和销售状况,以及刘立贵的公司发货和收款的邮箱等等,甚至还违法查看本人的私人邮箱,窥探个人隐私……
记者调查了解到,其实就是盖晓洁的天翼公司跟刘立贵的优美、大洋二公司发生经济纠纷,三个经济官司,涉案400万美元。刘立贵败诉,当地石良派出所出面给立案,把天翼公司胜诉的货款给查封,同时还查封了天翼公司盖晓洁的个人账户。让天翼公司无法做生意。继而通缉盖晓洁,让其无法回国。龙口公安的神出手,其目的让稍有点常识的人一目了然。
 
当事人盖晓洁在电话中哭诉:“在整个诉讼过程中对方没有报案,在签署完执行和解协议也没有报案,而是在给钱后,派出所副所长赵衍桐去牡丹江说要把钱给扣押下来,理由是优美公司还要上诉。所以牡丹江中院执行局长王斐说要是盖晓洁有犯罪的法律文件就可以扣押。在钱到牡丹江中级人民法院账户后,我多次向牡丹江法院要钱,牡丹江法院就是不给,说等待龙口公安局办理什么文件。等了一个多月还是不给,我又去了两次牡丹江法院,直到3月19日龙口公安查封这笔钱。优美公司是1月17日给的200万到法院专款账户,以后是每月17日给200万,到7月20号执行完毕。按照法律规定,法院在一个月内必须把钱给我,不能扣押超出一个月。而赵衍桐多次去法院,和执行局长王斐谈,他们都违法了。目的就是要私分这笔款,或者从我身上敲诈一笔款。”
 
盖晓洁向记者强调:“刘立贵曾向个别干警许下重诺,只有把盖晓洁抓起来,所有钱都给他们分。”
 
据盖晓洁反映,其曾多次向龙口公安局、山东省纪委、烟台市纪委、烟台海关等单位举报,刘立贵和邵建国私刻中国海关公章,伪造中国海关报关单,虚假报高货物价格(三到四倍),以骗取国家出口退税。刘立贵的公司货物进口都是来自北太平洋国家的原料,骗取国家不交进口税做来料加工。货物生产后全部造假高价出口俄罗斯,应该出口北太平洋国家,刘立贵买通当地海关边检造假货物出口,骗取巨额进口税不交,关税出口退税。每年骗取上亿元国家退税。刘立贵移民加拿大,把非法所得都转移到加拿大。
 
据记者调查,曾经有俄罗斯客商跟刘立贵公司发生经济纠纷,被刘立贵骗到工厂,关押一个月,最后逼着俄罗斯客户放弃汇到工厂的巨额定金。
 
盖晓洁补充说,天翼公司和大洋公司在烟台法院诉讼过程中,刘立贵雇佣了大批黑社会人员,其中包括石良派出所的警察围堵法院门口抢劫盖晓洁等人的文件包,最后拨打了110才得以“逃脱”。
 
让人们不解的是,龙口公安个别警察在盖晓洁和刘立贵公司经济纠纷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追问:到底谁在犯罪?

2017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其中修改受案期限:7日内决定是否立案,30日内经积极侦查无法收集有罪证据的应立即撤案或者终止侦查。
 
记者发现,赵衍桐立案是2018年2月14日至今已经7个多月,在侦查盖晓洁没有伪造汇款协议书的情况下,仍然拒绝撤案。盖晓洁向其举报刘立贵和邵建国私刻中国海关公章,伪造中国海关报关单骗取国家巨额退税,垄断俄罗斯渔业市场且每年骗取国家近亿元退税款,赵衍桐却视而不见。
   
盖晓洁强调:“我个人没有和大洋公司、优美公司有任何经济往来,龙口公安局立案盖晓洁诈骗,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盖晓洁居住哈市,即使我诈骗,应该哈市管辖,而不是龙口,龙口公安局没有管辖权。
 
8月10日,龙口公安局民警和黑社会人员一共三人以送快递名义,去哈市我的户口住所地,以找我为名再次威胁我姐姐。其实我在6月初就出国了。后经调查,这伙人根本不是哈市我住所地警员。龙口公安局这种违法办案行为,是亵渎法律,践踏个人权利的犯罪行为。理所当然地会受到全社会指责。”
 
记者调阅相关法规文件,2018年1月1日公安部和最高检新规规定,严禁公安机关调取与经济犯罪无关的证据材料,不得以侦查犯罪为由滥用侦查措施为他人收集民事诉讼证据。
 
让多位知名律师震惊的是,赵衍桐到底凭什么立案?难道仅仅是被抓的烟台公安局长聂作坤的一个马仔就有这么大能量这么简单?就因烟台公安前局长聂作坤个人授意,赵衍桐就敢赤膊上阵?前前后后归纳一下,此案并非那么简单,众多律师心底寒意不由陡生……
 
《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公安部文号《89》公治字30号,1989年3月15日起执行;2017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再次联合发文禁止公安机关非法插手经济纠纷。通知强调“凡是属债务、合同等经济纠纷,公安机关绝对不得介入……”而赵衍桐们知法犯法,非法介入经济纠纷,严重影响龙口市公安局的形象,破坏了中国的司法大环境,阻止着中央依法治国的进程。为了一己私利,在无知无畏地制造着一起起冤案、假案和社会悲剧。赵衍桐们终将为我党及全国人民所唾弃,成为全社会的公敌。
 
那么,赵衍桐、刘立贵和盖晓洁到底谁在犯罪呢?留待大众评说。
内容上传:郝建
内容纠错:(9:00--17:30) 客服 
转载请注明出自:舆情监督网>> 龙口公安伸手已执行标的物,被疑非法“创收”
本站声明:
  本网未注明【舆情监督网讯】的作品,非本站原创,系由网友自助上传或转载、采编于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和看法,一切责任由发布者承担,与本站无关!转载本网作品应在法律准许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自:舆情监督网”。违反本网规定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浏览发现文章有虚假、侵权、需纠错的请在工作时间内点击“内容纠错”旁的在线客服沟通纠错,其余时间没有客服在线,纠错请发邮件给客服,谢谢支持和理解!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本文标题:龙口公安伸手已执行标的物,被疑非法“创收”
】【 打印 繁体】【投稿】 【 收藏】 【 推荐】【 举报】【 评论】 【 关闭】 【 返回顶部
上一篇“61卡管家”涉嫌传销式非法集资 下一篇四川绵阳:45年工龄教师办不了退休..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